砚承

诈尸回归 只为荼岩

啊诈尸回来看看自己从前写的文简直…

眼前这片荒原正被漫天大雪袭卷去了天地间最后一片的澄澈.凛冽的狂风卷着暴雪像无数冰刃划过脸颊,昏暗的天地间只余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毫不在意的拉低了帽檐,紧了紧身上的斗篷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风雪中依稀可见不远处大概是棵树,缓步前行走至树下打算避会风雪,却发现这儿早已立于一人.

是一名术士. 那人手持权杖,宽大的袍子上落满了雪,厚重的帽檐将整张脸都隐去. 有些好奇的出声询问:“也是在避这风雪么” 只见这术士抬头望了望依旧肆虐大作的狂风暴雪后侧过身来将帽檐向后抬了抬,露出一张极好看的脸.“是,这雪看样子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顿了顿后眼前这人问道“你是魔术师?” 并没有直接作答,反倒是不急不慢的伸手掸去肩上落下的雪,翻手抬了抬帽檐.使坏一般的微眯起左眼将食指轻抵在唇上做出噤声的手势.另一只手背于身后分秒变幻出一支玫瑰花置于身前赠予人手中.唇角微微扬起一抹诡秘幻测的微笑.

“嘘,这可是魔术师的魔法.”

#与妻书#
文州吾妻,見信如晤。
一别之后,两地相悬,吾甚思念与汝。此去经年,归期遥遥。千思想,万念之。特此一纸书信寄相思。今见得庭院柳盛,虽然,乃相思之苦,景美不得解。怅然独醉于月下,思及往日种种,不禁潸然泪下。如今惟有三愿。一愿吾妻安康常在,二愿不负汝之痴心。三愿与之携手到老。寄之以情,望达。
#突然的脑洞,没有落款,特别想落款王杰希。但是,实在太ooc了已经。
顺手安利这个逼格 很高的码字APP 叫小记